海南省环境教育协会欢迎您!
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联系我们

环境人物

护江痴人王文超 十七载自费考察海南南渡江

作者:  来源:新华网   更新时间:2013-08-21  阅读数:332

 

 

 

他不是海南人,却比很多海南人更关注海南的“母亲河”南渡江;他不是水利专家,却自学专业技术考察南渡江;他不是政府领导,却对这条江的保护与发展忧心忡忡。

  王文超,被称为“南渡江痴护者”。来海南至今30年,他花费17年时间,自费考察南渡江,写论文,设计规划图纸,给联合国秘书长写信……他追逐内心的梦想,坚守着南渡江的保护与发展蓝图。

  沿江考察 研究保护发展

  “看,墙上的红线是15米的最低水位警戒线,现在水位仅仅8米。”即将迈入花甲之年的王文超,长期的野外作业使他肤色黝黑,38日上午,他领着记者在定安境内沿途考察南渡江,每走一段,新的景象总会让王文超眉头紧锁,“你看,那里又是一堆建筑垃圾,江面越来越窄了。”在墩山村委段,穿着凉鞋的王文超,竟然快速跑过去,爬上被卡车运来堆积在江水中的建筑垃圾,掏出相机,一阵猛拍,并蹲坐在垃圾堆上记录着什么。回过头来,他几乎是喊着说:“原来这里的河道大概有600多米宽,现在估计只有100多米宽了!”

  随后,王文超带着海南日报记者赶到定城镇罗温村,这里紧挨着南渡江,是南渡江历史上发大水受灾最多的村落之一。“再这样破坏下去,这个水塔不久就会坍塌了。”站在江边的乱石堆上,王文超身后十几米远的罗温水塔,是世界银行贷款第四期中国农村供水与环境卫生项目,他紧锁的眉头前方,是被附近几个村庄的村民用防护林在河道中“围堵”成的“之”字形水流,而王文超的记忆中,这里的河道是笔直而畅流的。此时,王文超脚下的乱石,正是村民们为了减缓江水冲刷而运来填埋堵截河道的几十车石头,这是治标不治本的“乱下药”做法。

  王文超清楚记得,20001014日那天,就是他那篇《南渡江的现状亟待关注》的文章在报纸上发表后第五天,几天的大雨,导致了这里发生百年罕见大水灾,水位18.56米,超历史最高记录,整个罗温村淹没在一片汪洋中,最后村民们还是在村里三层高的教学楼上躲过一劫。当时的灾情惊动了国家防总,时任国务院副总理温家宝亲临灾区慰问受灾群众。事后,朋友们纷纷说王文超是个“乌鸦嘴”,但看过他的文章,又被他的准确预言与理性分析所折服。

  “自古以来的水土流失,集中在中下游的金江至龙塘段。淤积量超亿立方,河床平均抬高3米以上……”沿着南渡江徒步考察,王文超对南渡江的历史、现状及保护思路,如数家珍。他说:“如今南渡江河道现状不容乐观,是全国少有的省级河道淤积,阻塞极端典型。干旱蓄水量少,暴雨未能行洪。”从1996年至今17年间,王文超坚持自费考察南渡江,研究南渡江的保护与发展。

  记忆驱使 坚持自费考察

  “小时候我们年年"跑大水",有次差点淹死。”王文超是福建省泉州人,幼时依晋江畔而居,晋江洪水使他多次随家流离失所。对洪水,王文超有着切肤的恐惧与难忘的记忆。那次被村里邻居从晋江里“捞回”一条小命后,王文超苦学游泳,想着有天能“征服”大水。成功救起一位不慎落水的定安小学生。

  1983年,王文超随工程队南下海南承包水利工程,并与妻儿在定安县安家落户。又是沿江而居!小时候的“跑大水”记忆,挥之不去,忙着主业之外,王文超开始关注起南渡江这条海南“母亲河”。1996年的18号台风袭击海南岛,洪水泛滥成灾,南渡江两岸的人民群众损失惨重。凭经验,王文超觉得,这场台风的风力、雨量不足以成大灾。他决定自费考察南渡江,寻找治江的路子。洪水集中泛滥于南渡江中下游,王文超便开始对南渡江澄迈县金江镇段至海口市新埠岛(出海口)处约100公里长的江体进行考察。

  17年来,只要有时间,王文超就会出现在南渡江边。考察点位置偏僻,条件艰苦,他常常是租船、租农用车、三轮车代步,有时则连续几天步行考察。渴了向村民讨口水喝,饿了啃块干粮充饥。通情达理的家人很支持王文超,有时他还会带上儿子一起徒步南渡江,让孩子们知道保护南渡江的重要性。

  不遗余力为南渡江治水奔走

  王文超小时候家贫,读书不多,但他喜爱吟诗作对,自学成才,为南渡江写下数百首诗词;他琢磨摄影,从傻瓜胶片机到数码相机,他随身携带,记录下无数张南渡江的珍贵相片。而看到南渡江中下游江体乱采滥挖、植被被毁、污染淤积等现象,王文超深感痛心。他写到:“上世纪80年代美丽的南渡江不见了。”

  王文超没有水利方面的专业知识背景,他虚心向水利部门的工程师、技术人员求教,还利用最简单的考察工具:一本笔记本,一台相机,一张地图,一沓草稿纸,以最原始的考察手段:目测、手画、笔算,对南渡江进行考察与思考。17年下来,王文超完成了《南渡江的治理与开发应引起重视》、《综合治理南渡江 保护海南母亲河》等考察报告,而他的《南渡江中下游现状图》绘制更是让专业人士颇为惊叹,此外还有一份寄托着他的希望的《南渡江生态示范设想图》。去年,王文超还执笔给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写过信,探讨全球的环保议题。

  “南渡江的水完全能治好,可以避免出现大灾害。”王文超觉得,问题在于现在的南渡江处于管理“盲区”,谁都可以管,可谁都管不到位。他在考察报告中分析指出,南渡江洪涝灾害、生态环境恶化的主要原因:一是近百年来,中下游两岸乱砍滥伐直接导致水土流失;二是乱采滥挖,沿岸不断采沙,开挖矿沙毁岸取土;三是淤积严重,河床抬高,洪水容易漫上两岸,四是污染,沿江两岸存在未达标排污、临江城镇生活污水直接排入南渡江的问题。

  王文超为此呼吁:成立南渡江管理委员会;退耕还林,保持水土;清淤疏通,制止滥采乱挖;招商开发利用南渡江,将南渡江建成集防洪、抗旱、蓄水、航运、旅游、渔业等多功能的生态江。

  王文超关注南渡江17年,虽无人喝彩,却仍在默默继续他的自费考察,倾注着他的情感与心血。“我这把年纪了,不图啥,只想让子孙后代依然能享受到南渡江的美好。”

  初衷不改 十七载痴情护江

  “让我开心的是,现在南渡江水变清了。”走在南渡江畔坎坷的小路上,王文超表情轻松而喜悦。他说,从2008年开始,政府建了污水处理厂,定安境内的6个污水口被关闭了,污水没有直接排入南渡江,这一系列的改变,让南渡江水变清了许多。“母亲河就像是一位母亲,咱们对她好些,她总会对咱们更好的。”王文超感慨着。

  “海南是全国最早提出并得到中央批准建设的生态省。”王文超在他一篇主题为《构建和谐社会维持生态平衡》的南渡江考察报告与综治设想建议中这样提到,“南渡江具有流程短,河床宽,比降大等特征优势,若能得到科学的综合治理,可以成为世界一流的生态示范江面造福流域人民,并成为全国范围内的综治标本而成为人与自然和谐的象征和样板。”他不仅多次回到家乡福建晋江流域现场调研,还借鉴三峡大坝等重大水利工程项目的先进做法,反思广东西江等临江房屋沉陷江底等事件,他不断调整思路,并融入到对南渡江的保护规划思考中来。

  17年对南渡江的坚守,这位“痴护者”年龄渐老,但初衷不改,继续着他对这条河流的思考与坚守……

 

打印本页 | 返回前一页

中央人民政府 | 国土资源部 | 环境保护部 | 海南省人民政府    中旗网络
版权所有:海南省环境教育协会 地址:海南省海口市海南省海口市金盘路25号山润大厦九楼 琼ICP证040090号
电话:0898-66732428 传真:0898-66834433邮箱:AEE_HN@163.com
技术支持:中旗科技  后台管理